新葡萄京官网-Home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51,128
  • 关注人气:6,82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评齐如山之《谈四脚》之“评余叔岩”(一)

(2013-06-12 15:31:29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评齐如山之《谈四脚》之“评余叔岩”(一)

 

    许姬传先生《齐如山传略》载:“齐如山(1877-1962)高阳人,早年经商,其兄竺山受李石曾委托,在法国创办豆腐企业,在国内招募了二十几名工人,由齐如山护送前往法国。辛亥(1911年)十一月,齐如山的父亲在北京逝世,即归国奔丧。不久,蔡孑民、张静江、李石曾、吴稚晖、张溥泉创办留法勤工俭学会,在北京设预备学校,民国二年齐如山再度送学生至法,回京后,民国三年(1914)欧洲大战爆发,从此就研究戏曲。”

    齐如山先生著作等身,大名鼎鼎。仅笔者手中即有他的专著十数本。齐先生涉猎广泛,按伶界的话说叫“肚子宽绰”。上至音韵训诂,下至大蒜几瓣儿齐先生都有高论。本人对“齐作”不敢说篇篇细读咬出浆汁儿,却也阅其大概。读完由衷生出两个字:佩服。

    但是,对先贤的敬仰钦佩,并不表示笔者对齐先生的每句话均无条件认同。笔者以为,齐先生在中国戏曲领域颇具地位。他关于京剧的话题几近被奉为圭臬,到处引用。今人读他的书而相传,再被搬上电视,就会变为信史成说。而当中存在的偏颇乃至错讹之处将有害而无益。治学作文偶一疏漏甚至错讹谁都难免,若俯首可拾就成问题了。笔者并不首先在意著书者的学识如何,而更在意他落笔的态度。固然本人没把齐先生当作严格意义的传统学者看待,但即便当得“文人”,似好歹也须有些责任感和敬畏心才好。

    在齐如山先生的诸多著述中有《谈四脚》一篇,其中一节是“评余叔岩”。笔者以为,该文的叙述与评说有可商榷处。特此提出,呈于同好贤雅,更求教于各路方家。(以下引文出自辽宁教育出版社2008年11月版齐如山著《京剧之变迁》)

    一、361页:“叔岩倒嗓之后,一直歇了二十多年,总未登台,哪能还有受欢迎的机会呢?”

    笔者评:余叔岩在天津倒嗓回京是1908年,于1918年正式复出,搭入梅兰芳挑大梁的裕群社,并非“歇了二十多年”。严格说余叔岩在这蛰伏的十年间更非“总未登台”,只是未搭班商演。他在1908至1914这五六年间,主要是练功恢复嗓子及刻苦学戏,可以说一天未荒废虚度。1914年,户部京丞之后樊棣生发起成立春阳友会票房,余叔岩参与创办。由此余叔岩就开始在春阳友会登台票戏。春阳友会票房名誉会长是李经畬,梅兰芳、姜妙香、姚玉芙等为名誉会员。该票房底包全用谭鑫培同庆班的老人,戏码多、行当全,每出戏都称得上硬整,水平甚高。票房有时也邀来大李五(李顺亭)、王栓子(王长林)、钱金福等老角儿。这正合余叔岩的心思,皆因李、王、钱三位都是傍谭大王的硬配。余叔岩苦心孤诣学谭,这三位陪他唱,连学带练,收益所获极大。余叔岩在春阳友会消遣四年,时常登台彩唱。

    笔者虽无从详考并详列余叔岩在春阳友会登台彩唱的戏码儿及数字,但他在1918年前唱的堂会及义务戏却有案可稽。笔者以下所列出自民国三十年(1941年)张聊公所著之《听歌想影录》等。

    民国四年(1915年)起,余叔岩开始参演义务戏及堂会戏。该年二月他于广德楼义务戏演《打棍出箱》。唱念悠扬有味儿,身段边式好看,做表妙造自然,酷似老谭。最后下场儿身段仍要下好儿。

    民国五年(1916年)三月,春阳友会于浙慈会馆彩排,大轴儿余叔岩的《连营寨》。他扮的刘备神气念白已非平常可比,一唱三叹婉转悠扬,淡中有味。“火烧”一场,腰腿扑跌极见功夫。全剧唱念身段无一处不佳,极具谭氏神韵。

    民国六年(1917年)八月二十二日第一舞台京兆水灾义务戏,余叔岩再演《打棍出箱》,二十三日与郝寿臣演《阳平关》,二十四日《宁武关》。

    民国七年(1918年)四月,中国银行总裁冯幼伟太夫人七秩寿庆堂会,梅兰芳《麻姑献寿》压轴儿,杨小楼、余叔岩、梅兰芳、王瑶卿《八腊庙》大轴儿。杨小楼的费德功,余叔岩扮褚彪,梅兰芳的张桂兰,王瑶卿来施公。余叔岩神情豪迈,做表细致老到,活脱一老英雄风采。

    民国七年,达仁堂药房开业堂会,余叔岩献演双出。前唱《珠帘寨》,配演钱金福、慈瑞泉、王瑶卿、李顺亭。后来大轴儿《溪皇庄》,配演杨小楼、梅兰芳、王长林、迟月亭、朱桂芳、白牡丹(荀慧生)。

     民国七年(1918年)老谭病殁一年馀,余叔岩正式复出露演于京都。他先搭入梅兰芳挑大梁的裕群社,戏码儿列王凤卿之后。次年改搭喜群社。民国九年(1920年),余叔岩与梅兰芳赴汉口、南通。返京后搭入杨小楼挑大梁的中兴社。次年加入俞五(俞振庭)的双庆社,蹲底大轴儿。民国十二年(1923年)余叔岩赴沪。同年六月于京挑班组同庆社,常驻开明戏院。第二年改组更名胜云社。余叔岩由此红遍大江南北,执老生行之牛耳。

    由上可知,余叔岩回京后大致歇了六年即登台唱戏了。笔者虽不敢妄自揣测齐先生所言“一直歇了二十多年,总未登台”一句的真实目的,但却可以肯定,此话可算虚构,信口妄言而不负责任。

    二、361页:“至所谈的理论,那大多数是靠不住的。因为这些话,他都是听得文人们说的。而文人中则多不求甚解,书上怎样写,他们就跟着怎样说,关于戏剧的事情,尤其外行。”

    笔者评:此段话分作三层,一,听文人说不足信;二,不能听书上的;三,文人多数是外行。

    关于一:该书前两页即359页,齐先生用四行文字述说净角儿何桂山非常好,好得在程长庚之后唱大轴儿。且身段尤为美观,观众都说,看着他真是浑身热气,永远看不够云云。按齐先生的观点,他一定看过何桂山,看过程长庚下场后观众如何不起堂,而不是听人说的。若果真如此的话,笔者总得再钦佩齐先生一次。程长庚辞世于1880年初,齐先生1877年生在河北高阳。他的家人若真带他进京看程长庚与何九对啃,笔者并不觉得太离奇。值得再次钦佩的是齐先生两岁就知道了大轴儿且记了几十年而成书,因为他主张听人说是靠不住的。

    关于二:齐先生这本《京剧之变迁》总该算是书,要不辽宁教育出版社也不会答应。如此一想,不该听书上的倒也对。所以笔者遵齐先生的意思,没有完全听《京剧之变迁》这本书上的。

    关于三:文人是外行,总要有内行。文人不是内行,余叔岩也不是内行,那齐先生一定是内行。由此又知,齐先生不仅是文人,而且是少数求甚解的文人。可京剧一门在齐先生转变态度涉足之前,即已进入鼎盛期(笔者以为京剧的鼎盛期是清末民初)。如此一想,京剧一门的诸多伶人也太不给齐先生面子,在齐先生涉足京剧之前,就把齐先生这位内行的活刨了。(待续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概况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大家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