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-Home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35,737
  • 关注人气:6,82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守岁拜年杂谈

(2014-01-27 09:45:00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守岁拜年杂谈

 

    旧京春节,年三十儿的守岁与正月里的拜年不是形式,它就是实实在在的过年。这类传统节日原本就是内容形式不分,形式就是内容,内容就是形式。二者合一即谓之习俗。

    大年三十这天,家中男性长辈天不亮就得起来,头件事就是接新灶王爷下界。旧灶王爷在腊月二十三祭灶那天就被送走了,带着“上天言好事,回宫降吉祥”的使命向玉皇大帝汇报这家人一年的行为善恶。一来一去须七天,正好在年三十赶回来。当然下界的这位是“灶王新君”,人换差事没换。简单的接神礼是沐浴更衣,在灶王爷像龛儿前恭敬上几柱香。

    把新一任灶王爷安顿好,就得赶紧忙活“藏鬼收瘟神”。“藏鬼”是把事先预备的芝麻秸插于门框窗台儿,口念“藏鬼秸中不令出”。此俗后来变成把芝麻秸从堂屋门口撒至大街门,一家人往复踩踏,谓之“踩岁”(碎)。笔者记得小时先母每逢此刻,悄悄把些花生瓜子皮儿撒院子里,令我们出去踩。这宗事在五十年前有了个新名字,叫“四旧”。听着满街喊“四舅”,难免不琢磨这词儿的发明者到底有多少娘家人。先母事先不能直接明说个中因由,但怹一定站在窗前亲眼见我们踩几下,听几声“嘎吱嘎吱”才算心安。进屋怹才小声儿说:“这是踩岁,过年都得踩。”接着又说:“本来应该踩芝麻秸,咱这城里上哪儿弄芝麻秸去,拿花生瓜子皮儿凑合吧。就是个意思。”

    岁者为年,民间俗传年为鬼,“藏鬼”演变为“踩鬼”也算合辙。只这芝麻秸不大明了。有人说芝麻开花节节高,吉祥固然吉祥,但跟“藏鬼”一时半会儿似还搭不上界。顺带说一句,笔者小时的“踩岁”都是假装淘气,以踩花生皮暗中完成的,惟先母心照不宣。

   “收瘟神”是在窗户上贴红色纸葫芦。葫芦常被喻为宝葫芦,神通至广。其口小儿肚儿大嘴儿紧,正适合“收瘟神”。这一风俗,明代小品名家刘侗在其《帝京景物略》中有载,未见后人再说。笔者先父母亦未让我们在窗户上贴过红纸葫芦(其他人家儿是否存留此旧俗不详)。

    三十晚上天黑以后,院中放个铜盆儿,里面堆些松柏枝子点燃熰烟,叫“烧松盆熰岁”,就为让它冒烟,熰烟即熰岁。笔者在藏地见过多次“煨桑”,也是用松枝子熰烟。看来汉藏两族都有熰烟一俗,且在学理上大致相通。熰完烟进屋,晚辈给长辈磕头行礼,然后按长幼之序各自互拜,谓之“辞岁”。之后围坐一桌开饭。

    大年三十儿的年夜饭大致有两个原则,一是饭菜尽量丰盛并备有酒,二是家庭成员须全部到齐。年夜饭有两说,一说寓意阖家团圆;另一说古人于此时“酒食相邀为别岁”(晋代周处语)。也就是说辞旧岁时须人员凑齐吃顿酒饭,这大概算是年夜饭的较早渊源。刘侗《帝京景物略》管这顿年夜饭又叫“守岁”。

    一家人酒足饭饱吃喝完,也不许解散。要围坐在长辈的屋里,或打牌或闲聊,边“嗑小人”边守岁。所谓嗑小人就是嗑瓜子儿,瓜子儿仁儿小而被当了“小人”。笔者小时,家里吃完年夜饭,先母总是给我们每人抓把瓜子儿,督着我们嗑几个。其实不用先母督着,那个年月每人一年只供应三两瓜子儿。进入腊月凭“副食本”才可购买,是稀罕物。先母边抓瓜子儿边说“都嗑几个小人啊。”言罢,又是亲眼盯着我们磕几个。先父习惯于总揽局面,位置总要高些。怹显然不拘泥于“磕小人”,往往高声说一句“小不点儿嗑俩得了。”北京话管家中最小的孩子叫小不点儿。本人那时四五岁,在家中最小。先父是怕我这“小不点儿”嗑瓜子儿卡着嗓子。

    除夕之夜达旦不眠谓之守岁。守岁守的是时间。长辈守岁,意喻自己的年岁一年比一年大,旧的一年即将过去,要恭恭敬敬地辞旧,以示珍惜旧年这最后几个时辰的光阴。晚辈守岁,自然是为父母延寿,谁也不能独自安寝。所以父母在者,一定要守岁。父母不在者,自己已为父母,还得守岁。

    枯坐着守岁未免乏味。过去的大家庭,男人通常是上桌儿打麻将,女人上炕“斗梭胡儿”,也叫“斗牌”。旧京多炕而少床。《燕京杂记》(清人,阙名)载:“卧室土炕即作于牖(窗)下,牖与炕相去无咫尺。”明代史玄《旧京遗事》载:“夫出,妇人坐火炕上煤炉边,弓足盘盘,便可竟日。”可做写照。笔者打小儿没睡过炕,但至今仍习惯说“上炕睡觉”,属方言故语使然。梭胡儿是一种细长的纸牌,类似麻将牌,分条子、万子、筒子、中发白等,慈禧老佛爷在宫里就玩儿这个。四个女人(无非是妯娌大姑子小姑子)围坐炕上,嗑着瓜子儿,边聊边斗,时光过得也快。小孩儿则在院子里点个灯笼玩耍嬉笑,或兜里揣一挂小鞭儿,到当街一个一个点着了“崩晦气”。至少五十年前,京城没完没了燃放上千头“挂鞭”的阔主儿为数不多。

   “文革”一来,麻将、梭胡儿、老戏等都成了娘家“四舅”,或者改姓“封、资、修”,反正一概不是“本家儿人”了。小孩儿还可以点灯笼放炮竹,大人就得想其他辙打发时间。笔者兄弟姊妹多,热闹。先父又一辈子喜好京剧,三、四家兄都拉胡琴儿,亦能唱。那些年的三十儿晚上家里就响胡琴儿,所唱全是“样板戏”。先父唱余派老生,四十年代初即在北京登台彩唱票戏。怹虽然对样板戏很是不屑,但也得在“李玉和”、“郭建光”、“杨子荣”、“参谋长”等几位之间转悠。本人兄姐有几位同学也能唱。他们在自个儿家吃过年饭,都跑到我家来过戏瘾。有梅派青衣、裘派花脸和老旦,就缺个小花脸。不过“样板戏”里的所谓小花脸如“座山雕”等大都没唱儿。凭家里这个阵容,任何一出“样板戏”都能唱半宿。

    按过去老论儿,守岁到半夜,也就是过12点左右,还得“接神”。接神须全家到齐,由本家儿长辈点一烛高香,双手举着到院子里各处颔首礼拜,以示接请喜、财、福等诸神进屋。拜完,再把举着的高香插回堂屋案上的香炉里。全家老小依次面向香案行礼,待高香燃尽,全家互道“新禧”。礼成。

    初一元旦日,京师人天不亮即起床,盥洗完毕,先吃粘糕,意寓“年年高”。六十年代,粘糕是稀罕物,不能为所欲为天天吃。但大年初一各家儿总要蒸几块儿。先父晚年还有这个习惯,怹老人家不吃大路货,得另吃炸年糕。每回都是先母坐在灶前,边炸边敲打。炸出的粘糕焦黄儿透熟,沾以白糖,不同凡响。

    旧时的拜年大致分几类。一是在家里晚辈给长辈拜年,按辈分及年龄大小,依次给长辈和年长者磕头。先母曾讲过她过门儿以后,每年初一需磕四次头,分别是公、婆、长兄、二姑子(二姑奶奶出嫁晚,掌家)。二是给亲戚长辈拜年,包括岳父母及远近血亲。三是好友同事等社会关系,或长辈或平辈。这类多出于礼节性。四是致谢和串门儿类拜访。

    旧京拜年非至亲挚交一般不登堂入室,只在院子门口儿喊一声“接帖”。迨院中出来人,拜年者投下名刺即匆匆而去,奔下一家。所谓名刺即时下的名片,两寸来宽,三四寸长。言及京师名刺,翰林院翰林的名刺颇有意思。翰林院是明清两朝的学术机构,诸如侍讲、侍读、编修、庶吉士等统称为翰林。他们秩不过六品,但学问大气派大故而名刺也大。翰林的名刺比一般官员大一倍,名字可着纸边儿写,四周一点儿缝隙不留。过去京师流行一副对联儿:“翰林名片棺材杠,袜店招牌窑子囗”,谓之“京城四大”。京师富人出殡讲究大杠,如三十二杠、六十四杠等(最大是一百二十八杠,天子礼,别人不可用。亲王、贝勒八十杠,一品大员六十四杠。民国二十七年国剧宗师杨小楼出殡为六十四杠)。六十四杠所用大棍长三丈六尺,合11米,立起来有四层楼高,足可谓巨大。旧京袜子铺于店外高悬一只巨袜,如裤子般大,做幌子以招揽生意。窑子囗之“囗”,音wei,同古字“圍”,凡表示圆形的字多从囗。《清稗类钞》述“窑子囗”:“窑子者,都人以呼妓院,盖妓女阅人既多,为广大教主也。”

    大宅门儿都有门房儿下人,他们把拜年名刺登记造册交主人过目。主人一瞧,一多半儿都不认识。小户人家儿没有门房儿,就在街门外沾个纸口袋,类似现在的信箱,但不封口儿。上写“请留尊柬”四字,专为各路拜年者预备的。此为早年京师拜年一俗,今日看似觉滑稽,昔年却颇流行且郑重其事。

    即便去至亲挚交家中拜年,一般也不多呆。进屋见到长辈,当即就磕头。口中只需说两句话“您过年好!”、“给您拜年!”起身后,留下所带的点心匣子、水果筐儿、白酒、茶叶等四样儿礼,就表示告辞。除非主人诚意留饭,方可多坐。留饭的情形很少,皆因这拜年者还得去下一家。旧时的规矩是,初一至初五出门拜年只许可男人,女人须等到初六日方可出家门。

    个别也有人不到礼到的。民国初袁世凯称帝前,张伯驹先生给大总统拜年(两家即是挚交由是亲戚同乡)。进屋磕头,袁大总统将其扶起寒暄几句,最后道:“回去代我问你父亲过年好。”张先生告辞回家,没成想袁大总统所馈礼物已先到。金丝猴皮褥子两幅,狐皮、紫羔皮袄各一袭,书籍四部,食物四盒。张伯驹先生时年十八岁,气盛,向不服人。他讲:“经此一事,英气全消。”笔者注:人生一世,知深浅而得成熟者,非经事不可。

    笔者先父母在世时,每年初一早八点刚过,笔者的伯父、大姑、二姑、老姑四门头的堂表兄长先后来给本人父母拜年。与此同时,笔者的长兄和次兄们也早已出门分头去给伯父姑姑拜年。本人父母已过世多年,族中长辈惟有两位近百岁的姑姑健在。我们給老人拜年的规矩至今依旧。

    现如今,守岁变成了守电视。嘎吱嘎吱踩岁之声变成了哗啦哗啦麻将碰和。拜年由电话到短信,由短信到微信再及网络。“您过年好,给您拜年!”都改成了巨制宏文,篇幅不小,意思不大。初一至初五,家家户户飞机轮船火车汽车到处旅游,宾馆饭馆来回穿梭。热闹倒是热闹,可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。笔者想了想,大概缺了昔年的敬畏感恩、亲谊情趣与闲适优雅,不知确否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